web analytics

SC:Karplus/Strong,合成器定义,伺服器命令

类似钟鸣和Klank,Karplus/Strong “扯”也是由噪音开始的物理模型。它模仿一根被拉扯的弦,由手指或匹克的拨动触发,复制了在两端摇摆的事件。

在较早的章节,我们通过复制一个千分之一秒的采样并将它不断粘贴入一个新的文件来从噪音中创造一个周期波。Karplus/Strong使用一个延迟UGen达到了同样的效果。一个噪音的爆发被释放入一间回音室,重复和衰减的回音组成了那个爆发的周期重复,如果这个重复持续的时间够短的话,便可以将之视为一个音。
继续阅读SC:Karplus/Strong,合成器定义,伺服器命令

SC:FM/AM合成,相位调制,音序器,采样和持有

在前面的章节里,我用电压控制创制了一个颤音:用一个低频振荡器在听觉领域控制另一个振荡器。那时我曾警告你,控制频率不要超过20Hz。希望你没有听从我的建议并用高频做了实验。当然你可以用低于20Hz的控制率,但有些不期望的甚至是神奇的东西产生了:新的频率在被控制的频率上、下出现。用高于LFO范围控制源得到的声音与打开收音机相似。那是因为你已经步入频率和振幅调制的国度:用于你am和fm收音机隔空传递信号的技术(它听上去同样与鸟的啁啾惊人相似。有的鸟类可以产生以同样方式交互的两个频率。)。
继续阅读SC:FM/AM合成,相位调制,音序器,采样和持有

SC:噪音,减法合成,调试,修改源文件

上一章学习的加法合成通过叠加独立的正弦波以创建复杂的声音。在加法合成中,我们从一个具备丰富频谱的音源开始,并用一个滤波器修改它。其结果听上去更自然,因为自然的声音也是以同样的方式产生的。比如说,拨弦或拨铃的声音,从一个简单的激励源开始。乐器的琴身,本身具有自然的共鸣频率,对声音的特质进行滤波和塑形。经过滤波的讲话,伴随声带表现了一中莫名其妙但却丰富的音源。舌头,鼻窦腔和嘴形决定了讲话中丰富的元、辅音。
继续阅读SC:噪音,减法合成,调试,修改源文件

SC:加法合成,随机数字,CPU占用

为什么在经过差不多50年的电子音乐和乐器设计后,我们仍能听出某些乐器是被合成的?绝大多数合成器都缺乏复杂性和混沌(chao)。甚至连采样的乐器听起来都不真,因为对于任何乐器音符的精确复制都并非那个乐器的真实表现。将一片树叶的高分辨率数码照片复制n个看起来也不会像一棵树。一棵树上的所有叶子都不同,并且它们是实时改变的。对于钢琴来说也是这样。每个键都有它专属的和声指纹。甚至连续敲击同样的键基于距上一个音符产生后震动弦的位置也会产生不同的泛音。真乐器是复杂和混沌的。每个音符都很独特。尽管综合的上层谐波内容保持恒定,但小的细节改变了。SC是我碰到的第一个能够实时处理这些复杂工序的工具。我们将用最复杂和辅助计算集中法(以及在结果方面最有益的)来开始合成理论:加法合成(additive synthesis)。
继续阅读SC:加法合成,随机数字,CPU占用

SC:自然及平均律音程,多通道扩展,全局变量

如同我们在之前章节中讨论的,纯音程即比率。一个八度是2:1。也就是说A440之上的一个八度即它的倍数,或880。再上一个八度是1760。音程倒置即倒数:往上一个八度是2:1,往下一个八度是1:2。西方音乐中使用的音程来自和声级数(harmonic series),是基准数的倍数。如果基准音是200(你听到的音),那么和声部分即200, 400, 600, 800, 1000 等等。基准音之上的音程即八度、五度、八度、三度、五度、七度、八度等等,如下图所示。
继续阅读SC:自然及平均律音程,多通道扩展,全局变量

SC:电压控制,低频振荡器,包络,触发器,门限,倒数

早期的合成器模块被命名为类似VCO、VCA或者VCF这种形式。这些缩写代表控制音高的电压控制振荡器,控制振幅度的放大器,以及控制上层谐波结构的滤波器。这种协议有一点点古老了,但它确实是所有合成系统和SC patch的关键核心。控制简单的意味着改变一个参数。当你开大你音箱的音量时,你实际上是在控制其振幅的参数;当你用手指压住吉他的琴弦时,你实际上是在人为的控制琴弦的长度进而控制其频率。电子音乐先锋,其实是一群可以精准地、迅速地、灵活地运用电学控制这些声音参数的人。他们意识到人类以及很多乐器固有的局限性(我们能唱多高的调,我们能演奏多快,一架钢琴的声音能多响)可以用电学生成和控制的声音来超越。他们是正确的,在今天,运用机器生成音乐几乎没有任何限制。实际上,它们能够轻易地超越我们的能力到我们可感知的层面。
继续阅读SC:电压控制,低频振荡器,包络,触发器,门限,倒数